寫字、寫文、寫詞、寫曲。
武俠、古風、野史、耽美。
weibo.com/dongzui

色以相宣》文里一些“招式”,蓝老板四大杀手锏,你们懂得……

龙王戏虾(未出场)

醉打秋千(第一回)

策马奔腾(第五回)

双鲤争珠(未出场)

嘿嘿,嘿嘿嘿。


闲儿来治愈。 @呆笙笙de肉肉园 

色、欲、性、情。

我不会说我这是变着法儿给自己的文打广告。
网站点击快破两万啦,有点激动。

《色以相宣》第一回引言:

  所谓,百年浑是醉,三万六千场。人生在世,谁不愿贪一晌欢愉、换半日清闲。却问有朝酒醒梦破,又当如何?此六曲小令,讲及人间风花雪月之事,亦叹世人无情不似多情之苦。然凡尘俗世间,偏有那处地方,调风戏月,最是多情、却也无情至极。子曰:“欲者,情之应也。”有欲自有情,无情何来欲?欢乐场中,欲至浓时莫望朝暮,情到真处不问男女。这其中,无情者在于世情,多情者则在于人情。今著书数卷,名曰《色以相宣》,又名《樽前笑》,聊说那“色、欲、性、情”四字。且道:风尘中自有痴情事,花柳间亦有...


写回目真是个好累人的事儿……

昨儿还想把卷首词改成副回目,想想还是罢了……


第四回回目写不出了。

《色以相宣》第二回 戏言偷香狎客失花 珠语赏画琴倌遭劫(下)

好久没更《色》文了……今儿更五千字。

选段:


  只见百里径自走到墨东冉身前,将一卷画轴双手奉上,说道:“墨老板日前买了这《峻石图》,我家先生已然裱好,这便着我送过来了。”说罢,这才见着久宣,又道:“蓝老板也在,这可巧了。”

  久宣问道:“怎生个巧了?”百里道:“先生还让我去一趟丹景楼,给林相公送去这个。既遇上蓝老板,便劳烦您了。”说罢,也不顾久宣是否应允,便将手中锦盒塞他怀里。

  画倌林知砚曾是暄彩坊伙计,画坊主人陆居南对他赞赏有加,知砚入了丹景楼,陆爷仍时常与他送些纸笔彩墨,而这百里向来看不起知砚,也是众所周知的了。久宣苦恼一笑,暗叹这两日,给这个送个纸、那个送个袍子,竟成了...

自创词牌:折衣令·赏月

  云散。水光乱。蟾宫桂影扰人间、几重天。可怜天女独舞。轻款款。谁看。人不如酒。韶华短。怕晚。  趁今宵、清樽同酌付歌筵。千钟罢。君也闲。九里金粟香。月下杯杯满。一盏。两盞。笑吴樵贪懒。


双调七十字,前段十句六仄韵、两协韵,后段九句两协韵、三仄韵、一叠韵。

 ◎○ ○○●●●○协●○协●○○⊙●● ○● ○ ⊙●○● ◎○ ●

●○○ ○○◎●●○协○○● ◎●协●⊙○●○ ●●○○ ● ◎叠●◎○○


为《色以相宣》一文所创词牌,文中所记,由人物苏折衣少时所作,第一回中裴羲容所填,银杞所唱。怜嫦娥、嘲吴刚,纨绔风流,狎邪轻浮。

原文节选:


 ...

当时给画家写了两个版本,篆隶各一,蓝老板的藏头词。

词写得急,其实有点牵强,难逃砌字之嫌,日后再改改罢,诸位见笑了。

色以相宣》插画——人物:蓝久宣

画家:面汤君甘甘

原著、藏头词、书法:东醉散人

第一回选段:


  久宣随那家丁走着,却见并非是往卧室方向,便问道:“王爷何在?”家丁回头道:“原以为蓝老板深夜方到,不料来早了,王爷尚在书房哪。”

  两人到了书房门前,家丁正要敲门通报,却被久宣打住。只听得房内一清稚声音嘻嘻吃笑,一声一声“爷”地唤着,又忽地轻声呜咽,听得家丁顿时面红耳赤。久宣笑了笑,轻拍家丁肩膀,示意他退下,自己便一把推门入内,笑道:“王爷有了新人,怎地还唤旧人来?”

  室内奢华,堂前一方书案,案后一人丰毅俊朗,怀中搂着一小僮,正亲嘴呷舌,听得久宣戏话,回头佯怒道:“久宣,你是越发

今儿手痒写西夏文,依次为:东醉散人、久宣、朱小白。

 @沧海月明朱小白 

六寄古乐府《调笑令》

(章回话本狎狭小说《色以相宣》卷首词)

词云:

风月。风月。庭外梨花胜雪。三更柳局未央。桂酒初醺夜凉。
凉夜。凉夜。不醉歌台舞榭。

贪色。贪色。枉读圣贤千册。人间快活神仙。昔日疏狂少年。
年少。年少。不问他朝杳杳。


窗左,窗左。且看谢梅两朵。空枝不解温柔。怎把多情诉休。
休诉。休诉。挽不住、香如故。

人去。人去。好景良辰几许。倚楼拊和青檀。叹句江烟道难。
难道。难道。说尽时、人已老。


曾几。曾几。月下荒唐满地。当时案上银杯。试问如今与谁。
谁与。谁与。池上闲情生处。

虚度。虚度。再顾红尘一步。应知色以相宣。终化尘埃了还。
还了。还了。半世樽前欢笑。

右寄《调笑》六首


© 東醉散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