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字、寫文、寫詞、寫曲。
武俠、古風、野史、耽美。
weibo.com/dongzui

《九郎》目录

《天凉杂说》总算又完结一篇,之前有人说乱,在此放个目录和链接。仿的元杂剧四折一楔子架构(虽然有五折……),楔子不一定要在开头,这次就放在了中间。

起承转合嘛……大概是“起、转、承、起、承、合”。


第一折(上)——(下)

第二折(上)——(下)

楔子

第三折(上)——(下)

第四折(上)——(中)——(下)

第五折(上)——(下)


完结了《九郎》,是时候回去翻修《南坡》了……还有人记得那篇嘛?



  子言一愣,急急跟上。一路穿庭过院,绕过湖边,到得九先生斋室。此地偏僻,院中草木蓊蓊,抬头只见匾上题曰“不勤斋”,取之伯阳“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”意也。九先生径自入内,子言不敢贸进,便候在门外,却听九先生喝他进去。


——《九郎》第一折



没错这是广告。


天凉杂说之《方生》(下)

天凉杂说之《方生》(上)

天凉杂说之《方生》(中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日子依旧过着,秋去冬来,冬去春至,又见雪融花开。少歌不在,汝童懒坐树下,独饮一壶,赏那红梅终花。借醉,又取过长剑来练,却觉怎么也学不来少歌那般英姿,干脆舍了招式,随兴而舞,缓缓吟道:“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,零落成泥蹍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念到此处,身形一顿,又望向那枝头梅花,见清风吹过,便带落几朵,汝童喃喃道:“只有香如故⋯⋯”心中暗道:“少歌,你怎便不知我心?便是折尽阳寿,也不愿与君分别、徒留相思。”

  想罢伏于石桌上,竟沉沉睡去,醒来已是傍晚,却见身上多披了件袍子,眼前多了个人,不是少歌是谁?汝童尚有三

天凉杂说之《方生》(中)

天凉杂说之《方生》(上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所谓,一而再,再而衰,三而竭。汝童身子本来不弱,自此处住下,却前后大病三场,皆是秋冬紧要日子,不禁叹道:“如此看来,此为天意,我终是与科举无缘。这多年圣贤书,都白读了。”

  少歌递过药碗,嗔道:“迂腐。读书便是为了考试么?”

  汝童笑道:“考得功名,方能做绝世好官,留名青史。”

  少歌一眼横去,道:“史书载,古今第一多病官,空耗俸禄。”汝童正喝着药,呛得直咳。

  过了月余,适逢深冬雪期,山间银装素裹,汝童病方好,披衣赏雪,又着凉重落,反反复复,竟又是耗了数月。汝童无语望天,想是三年前他雨中指天大骂,被老天爷记恨了。一事归一事,汝童二次...

天凉杂说之《方生》(上)

想了想,还是决定把《方生》放过来了。古风,耽美,短篇。
一句古诗引一个故事,以诗引事、以事写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怨你又恋你,恨你惜你。毕竟教人怎生是。
——黄庭坚《归园乐引·暮雨濛阶砌》

  方怀者,表字汝童,淮南一举人也。此人自落地至今,廿年光景,一言以敝之:雨打黄梅头--倒霉。

  方父乃一私塾先生,汝童年幼丧母,蹭在书堆里长大。小娃子聪秀灵慧、一目十行,邑间皆赞神童。年十余,方父着汝童考秀才,汝童才出门,不知怎的一磕一绊,连翻几个跟头,摔得昏死过去。方父大惊,忙着人请了大夫,幸无大碍,只是额旁留了道疤,童试也误了,须等下届。

  待汝童考上秀才,正备考乡试,方...

算不如闲、不如醉、不如痴。

辛弃疾《行香子·归去来兮》

为《听故事》文学杂志六月刊连载《夺宋》所写。

死亡——《大明宫词》原声配乐

夺宋》首期连载背景音乐

听故事文学杂志》五月刊(第105页)
地址:完美多媒体版PDF版在线版

《天凉杂说》之《夺宋》

“算不如闲、不如醉、不如痴。”

——辛弃疾《行香子·归去来兮》

战国烽烟,兵马非时。君卿夺权,隐士入世。

听故事文学杂志》五月刊开始连载(第105页)
地址:完美多媒体版PDF版在线版

选段:

  济水畔,山野处。林荫下一座宅院,乱世中一方清静。

  此位齐国境内,西南边陲之地。且看如今中原形势,怎是一个“乱”字了得?大有七国群雄,小有十二诸侯;外有蛮夷侵略,中有强国争霸,内有君卿权争。

  苦者,民也。

  此深山之处住一族人,避世而居,自耕自足,躲连绵战火。主人性温厚,凡有过客,无论出身境遇,常以丰食款待。而今西楼之中...

© 東醉散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