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字、寫文、寫詞、寫曲。
武俠、古風、野史、耽美。
weibo.com/dongzui

子曰:节操乃身外之物

这两天乐乎通知又炸了,不知哪位大大推荐了《童婉争奇》那篇玩意,来了很多新粉,统一回复一下:


《童婉争奇》那个工程其实十分艰难……

校对、修订,还要参透各种眉批、侧批里的玄机,对照许多诗文,基本上是有生之年系列。如果是简简单单的搬字过纸,错漏不敢想象,也没脸拿那种东西出来见人啊不是?


话说回来,我明明是个写字or写文的博,然而,到现在这个博赞和推荐最多的三篇分别是:

无河蟹词的文明写肉法

散人推书:明清狎邪

论男妓女妓对门互掐撕X的365种方式


不得不说,啧啧啧,你们啊……【此处插入表情】

写废的一张,写完手一抖把笔掉纸上了……

休等书斋、梅子花开。人在江南,先寄诗来。——甜斋

飞光飞光,劝尔一杯酒。——李贺


一壶小酒,一包杨梅干,试试最近买的花草茶叶笺与小墨碟,纸稍微滑墨,但墨蝶很精致很好用。

感谢 @呆笙笙de肉肉园 送的杯子~~~


预告下接着要更的两篇文:

《天凉杂说》之《宝剑》

问黄沙飞镞、红尘走马,又还知么?——张榘《水龙吟·寄兴》

好久没写的老本行——武侠。塞外客栈的狭路相逢、路见不平。


《天凉杂说》之《南坡》

我最怜君中宵舞。道男儿到死心如铁,看试手,补天裂。——辛弃疾《贺新郎·老大那堪说》

历史文,少年天子与帅丞相。


没错《南坡》终于要重开了,之前的连载只留下评论,正文已经删了。左右丞相继续斗智斗勇,皇上继续天天找拜住。

本来封面图也想重写一个,奈何我懒。


有人私信问我这几篇文的引诗,《天凉杂说》里每一篇都有。本身这个短篇集原意就是“以诗引事、以事说情”...

《九郎》目录

《天凉杂说》总算又完结一篇,之前有人说乱,在此放个目录和链接。仿的元杂剧四折一楔子架构(虽然有五折……),楔子不一定要在开头,这次就放在了中间。

起承转合嘛……大概是“起、转、承、起、承、合”。


第一折(上)——(下)

第二折(上)——(下)

楔子

第三折(上)——(下)

第四折(上)——(中)——(下)

第五折(上)——(下)


完结了《九郎》,是时候回去翻修《南坡》了……还有人记得那篇嘛?


双十一败家清单

去年双十一混的中图,今年双十一在当当败了。发现好多平时不打折的书一下子4.9折,激动得我心肝颤,终于如愿以偿低价买到了中华书局的一套《元史》。(不要问我多低,低得我到现在都无法相信。)

真正如获至宝的是那部精装《钦定词谱》,我的天,那手感……


那内页……


俨然成了我的心头肉。

中国书店四库全书竟然也全打折,忍不住又添了几本。


“稀见笔记丛刊”恰好出了第五本,作为这个系列脑残粉的我都是出一本入一本。(个人觉得《续耳谭》终是不如《鬼董》或《妄妄录》有趣……)


至于几部线装书,《山海经》和《乐章集》极力推荐!排版干净利索,反而另外两部稍微强差人意。

最后感谢当当,脑...

好久没写小字了……来抄抄老孟。


西夏文《滕文公章句下》

  景春曰:“公孙衍、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?一怒而诸侯惧,安居而天下熄。”
  孟子曰:“是焉得为大丈夫乎?子未学礼乎?丈夫之冠也,父命之;女子之嫁也,母命之,往送之门,戒之曰:‘往之女家,必敬必戒,无违夫子!’以顺为正者, 妾妇之道也。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。得志,与民由之,不得志,独行其道。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谓大丈夫。”


  子言一愣,急急跟上。一路穿庭过院,绕过湖边,到得九先生斋室。此地偏僻,院中草木蓊蓊,抬头只见匾上题曰“不勤斋”,取之伯阳“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”意也。九先生径自入内,子言不敢贸进,便候在门外,却听九先生喝他进去。


——《九郎》第一折



没错这是广告。


每次更文都被乐乎敏感词尺度吓哭

自上次zi-------fen事件,这次乐乎再一次刷新我三观。

更了文,显示有敏感词,还以为是什么浴桶play的问题,一一试了竟然都不是。结果又沦落到一段一段测试的地步,然后最后发现有问题的句子是这一句:


却没应你如今。


Excuse me?

再试了一试,有问题的字眼是“如今”。

EXCUSE ME?

最后迫于无奈改成了:


却没应你眼下。


我一把辛酸泪流下来。


君不见网络河蟹哪家强,敏感词我只服乐乎。

梦觉空堂月,诗成满砚冰。——姚合

© 東醉散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